• <tr id='WGag53'><strong id='WGag53'></strong><small id='WGag53'></small><button id='WGag53'></button><li id='WGag53'><noscript id='WGag53'><big id='WGag53'></big><dt id='WGag5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Gag53'><option id='WGag53'><table id='WGag53'><blockquote id='WGag53'><tbody id='WGag5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Gag53'></u><kbd id='WGag53'><kbd id='WGag53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Gag53'><strong id='WGag53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Gag53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Gag53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Gag53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Gag53'><em id='WGag53'></em><td id='WGag53'><div id='WGag5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Gag53'><big id='WGag53'><big id='WGag53'></big><legend id='WGag5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Gag53'><div id='WGag53'><ins id='WGag53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Gag53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Gag53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Gag53'><q id='WGag53'><noscript id='WGag53'></noscript><dt id='WGag53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Gag53'><i id='WGag53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校友文苑 | 赴远万里,不负芳华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20-06-23

                最后一次,写满博北教室的黑板。你想在这片★黑板上写下所有学过的方程式。你记不清麦克斯韦方程组,回头问朋友,他也摇着头。这一刻,你不知该↓笑还是哭。



                最后一次,点一份梅园一楼的面条。打饭阿姨看着你,问:“最后一次了?”你点点头,阿姨默默地给你加了一个荷包蛋和两个干子。你走到餐桌前,有些哽咽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一次,约喜欢的男生去西门喝奶茶。雨雾初升,你撑起伞。你正想着以后『会不会很难再见了,雨雾对面的他与你对视、喃喃细语,“我喜欢你”。你眼角润湿。

                最后一次,和朋友在竹园喝酒。你酩酊大醉,畅谈人生理Ψ想,躺在其他宿舍的地上不愿起来。你对着拉你起身的朋友大喊爱你一万年。你没有忍住,泪水夺眶而出。



                因为疫情延期开学,开学后草草结束毕业々事宜,你甚至只有几天的时间陪你的朋友同学。你还不曾在南体夜跑过几次,它就要属于别人的天地;你还不曾坐过几次刚刚开通的三号线,就要乘「着它挥手告别安大;你还不曾喂过几次天鹅,它们就要游向别人的怀抱。你怀念安大的一草一木,甚至担心着每一只在安大流浪的猫狗。你有些怀念教育超市门口的绿豆沙冰,西门九龙◥街的黄焖鸡,曾经西门修路摆摊到东门的烤冷面,梅园榴园的夜宵烤串……这些你以后想吃都可以吃到的东西,可是却再找不回属于青春的这一份味料。

                风︼掠过鸣磬广场,枝叶摇曳,草坪上那一条条光秃秃的小路格外醒目。广场上的这些路像极你选择的人生路。如果说,石板路是老师父母的期望,那么,那些光秃的小路仿佛就是你自己摸爬滚打、摸索来的属于自∮己的路。或许在外人看来,光秃的路有悖他们的∩认知,但你始终明白,这是最适合你的路,你或许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不过总有后来者追随◢你的步伐。毕业╳那几天,你在鸣磬广场和同学拍照,你想带走这里所有的云彩和回忆,不留下遗憾。



                毕※业那几天,文典阁西门和东门挤满了等待拍照的人,阁内却ζ寥若晨星。你去了四楼右侧最喜欢的那处拐角,你从这里借过很多小说。你读的这些书虽然没有给你带来什么实际的东西,但卐是它们早已与你的血肉融为一体,刻在了你的灵魂中,不断改变着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。五楼的那处小亭子你是第一次去,却也是最后一次去了∏。你最后一次拿起一本想读很久的书,坐在▂座位上,认真地读完了它。



                这场雨下了很长时间,雨后的安大空气很好闻。杏坛广场上种满了绿植,这一次,你再也碰不到曾经嫌↙弃的石楠花,有的只是浅浅的、随风散落满地的合欢花。你总是喜欢在失落的时候独自走到孔圣人石∑像前,只是默〖默的伫立着,静静地思考着。曾经读过的古文一遍遍「映入你的脑海。“吾日三省吾身。”——而这便是你学会的最有价值的一句话。



                博北的小花园偶尔有♀结伴的男女生来拍照。这四年,周末的博北小花园最不无文艺气质。社团的部长们独钟爱这里,你在这里开过部门例会、玩过uno和狼人杀,你也在这里上过绝大部分的专业课,也许那↓节课上老师教了什么记不太清,不过你总能清晰地记得那几个一直在上课︼喊你开黑、骂着网差的哥们,因为他们最后成了你最铁的兄弟。你也总是被辅导员发现拉去谈话,他希望你好好学∞习,于是你上课开始时不时看向后〖门窗,担心辅导员又请你喝茶。你最后成绩可能一般,不过你一直很敬佩感谢你的辅导员。



                以前你总♂是觉得毕业遥遥无期,现在连走在梅园旁边的竹林路上,都要和朋友说上一◆句:“这条路真是走一次少一次。”朋友知道,这不是多愁善感,而是珍惜。你说你永远不会忘记坐一两个小时车去的老报馆酒╱吧街,那天■你真的喝多了;还有万圣节一起去过的方特乐园,你说你扮鬼的样子可爱极了;你们一起出去旅的游,去的青岛、南京、西安、云南…你把⌒回忆镌刻在相机里,填满了胶卷内存和彼此的心。你说你永远不会忘记在运动会上给你递过水的人,那年运动会你拿了5000米长跑的前№三,队友们把你举向天空,你想∏着曾经训练留下的血汗,却笑得很开心。天鹅湖旁的大剧院,你曾和心爱的他去过,在▽交响乐下,你紧紧攥着他★的手,就像↘攥住了自己后半生的灵魂。曾经选的无线电测△向课,每周末都要绕着翡翠湖跑上一圈,你爱夜︾晚的这里,尘世的烟火总爱于傍晚在这里肆意奔跑,跑完步,你也爱带着朋友穿过∑那座桥,搞一顿桥对面的啤酒龙虾。你也永远记得,614日的那天晚上,不知是谁先起的头,整个宿舍楼ζ 仿佛变成了你们的ktv广场,你已经记不太清唱过什么歌了,你的嗓子【早已沙哑,只是伴着歌声轻轻哼着。

                大学四年,原本那个幼稚懵懂的少年少女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那个明白自己人生道◤路的你,因为你经历了太多太多:你或许∴做过支教,和贫困地区的孩子一起玩闹,你把乐观自信带给了他们,给了他们成长的希望;你々或许做过社长,那是两百多人的大社,你凭√借一己之力把社团弄得风生水起,你也总说社团的学弟学妹们个个都很优秀;你或许进入了学生会、运动队或是实验室,成为主席、队长或是管理员,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,也不断为集体争得荣誉;你或许认真学习,整理出每门专业课的笔记无偿提供给同学,你在学院无◆人不知,甚至其他院的大佬们都慕名而来,请教经验;你又或许没有认真学习,大一就开始和社会人士■开始创业,大三的时候积累了不少资本,却也明白了学习的重要↓,通过学校朋友的帮助和自己的努力,最终顺①利毕业;你又或许早早准备考研、保研或者就业,而在大四最终去了自己喜欢的大学深造亦或是去了自己喜欢的公司;如果ω 你考研二战,那也没关系,进入社会的大染缸,大家只注重你的成就而非年纪。



                希望有一天,还能回来,带着一生◥挚爱,拖着雪白婚裙亦或系上黑色领◎带,踏在南体的草坪上,远远看着球场上的青春热血,就像看到年少时的自己;希望有一天,还能回来,带着挚友,在榴园博北旁︾的天鹅池,跟他说着自己曾经仰慕的姑娘的故事;希望有一天,还能回来,带着满身成就,回到学院,见一见曾经的老师们,说一句谢谢。

                写完这篇文,安大又开始々下雨了。或许雨季绵延不断,但无论如何,赴远万里的你的人生总会放晴。等到那时,合欢落夏,磬苑花开,我们◤再相聚。

                (文|2020届电子信息工程学院校友 方志增)

                返回原图
                /